第三十四缘不死修罗复活之缘(35/121)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4 04:31
看见纳兰龙在房间里头收拾行装,虎牙忍不住走进去,说道:「主人,你仍然要回家去吗?」纳兰龙把一件外套叠好,放进背包里,问:「怎么了?」虎牙咬著下唇,说:「孔雀明王已经跟我们说了,不死修罗并没有死去,这是千真万确,主人也说要到陕西去等候不死修罗……」纳兰龙把背包放好,说:「我没说要回家。」「那么主人在干甚么?」纳兰龙轻拍虎牙肩头:「我要和你们同去陕西嘛。」虎牙喜出望外,叫道:「主人和我们去陕西?」纳兰龙叹了口气:「当然了,若非如此,如何能够完成敖玉的承诺?我们联手也未必能够消灭他,若连我也不去,只龙魔一人不成啊!」虎牙搓著双掌,笑著说:「主人……我以为你听完孔雀明王的说话,打算放弃呢!」纳兰龙讶然问:「放弃?为甚么?」「因为不死修罗果然就是罗喉。」虎牙有点犹疑,说:「知道了不死修罗的过去,我们到底有没有办法消灭他顿成大问题。如果坚持下去只是徒劳,那么……」「我不知道。」纳兰龙摊双手,说道:「因此只有去干了。」虎牙轻轻拍打著额角:「不可能的事也要去做吗?我不知道人类是如此坚强,还是主人特别出色?」「我跟不死修罗说过这样的话:不可能的事确实存在,但不试过便不能分辨出来,如果轻言放弃,可能错失了本来消灭他的机会。」纳兰龙说:「关於罗喉的事,虽然孔雀先生如此说了,我还是那句说话……不试过便不知道。」龙魔站在虎牙後面说:「主人说的没错,若是完全没有成功机会,孔雀明王不会要我们继续努力。」「其实……」虎牙搔了搔头顶,苦笑道:「他真的是孔雀明王吗?我感受不到丝毫天人的气息。」「我认得他。如果连我们也能够感应到他的气息,天界怎会发现不了他的踪迹?」龙魔抱著双臂,说道:「他不但把自己的仙气隐藏,还伪装成人类气息,不细心留神察觉不出其中的不自然。」虎牙坐到椅子上面,托著下颚说:「嗯,我就不明白,孔雀明王为甚么还要我们阻止不死修罗,如果不死修罗根本不会被杀死,我们做甚么也是白费心机。」「正如他所说,阻止其取回真身是唯一办法嘛。」连气高心傲的龙魔也不禁叹了口气:「当初我们想过,在不死修罗取回真身前消灭他,但原来我们只能够一直阻止,而不能把他杀死。即使形神分开,他的修罗身和修罗魂也是不死不灭,这事实真教人气馁。」纳兰龙双眉一扬:「难道终日提心吊胆?我相信总有其他办法!」「不死甘露的传说是真的,孔雀明王当日亲眼所见……对付不死修罗的办法只余下两条:便是将之封印住,或者把他的形神隔离……」龙魔望纳兰龙说:「主人,如果你能够记得敖玉当日封印不死修罗的方法,对我们会有很大帮助。」虎牙大摇其头,说:「用龙魂封印?你是打算让主人牺牲吗?」龙魔并没有正面回答,只是盯著纳兰龙看。「燃烧龙魂只能把不死修罗短暂封印。」纳兰龙说道:「但事实证明过不了多久他又会苏醒。要进行永久封印,便需要更强大的力量……甚至阻止他取回修罗身,也得具备将他击退的能力。假如够强的话,即使不能消灭他,亦足以让他无能为力,因此提升力量是最重要。」「那需要多强大的力量?敖玉大哥已是天界中数一数二的神将,孔雀明王亦不比敖玉大哥差多少。但在不死修罗面前,全都算不了甚么。」纳兰龙姆指和食指相扣:「如果得到天界力量的帮忙,譬如说把修罗身找出来然後运往天界安置,不死修罗再强也无法到天界夺回真身。」虎牙大叫道:「对!这是大好机会,不死修罗的修罗魂竟然离开真身进入人类的体内。只可惜天界现时不知何解竟封锁了。」「即使天界没封锁,我们回去天界向王母请罪,王母也绝不可能答应。根据以往的经验,天界才不会主动卷入与阿修罗的纷争之中。」「椠宙间若有人作恶,经常倚赖我们跟随敖玉大哥东征西讨,为甚么面对不死修罗却如此退缩?」龙魔苦笑著说:「因为不死修罗是个没有完的泥沼,天界所有神将也没法子可以把他真正打倒。」「由一开始我就不知道自己能够做到哪个地步……但邢慧芝、阿舒和梅玲都是不死修罗害死的,若不是小雪机灵,连小兰和初恋她们亦恐怕凶多吉少。」纳兰龙低头说道:「即使不讲报仇,就为不要让更多人受害,拼了命也得收拾他。」龙魔点头说道:「好!你有这个心就好。」纳兰龙嗯了一声,说:「有关那个结界,它的作用大吗?」「只是类似你们人类的警报器,当不死修罗的修罗魂进入结界范围新闻资讯,我便会立即知道。」纳兰龙说:「结界没有拦截的效果新闻资讯,我们到时候再赶去就太迟了。」龙魔又是点头新闻资讯,说:「所以我打算先到陕西准备,若不死修罗接近,我便第一时间将他击退。」「我和你一起去。」纳兰龙拍了两下手掌,说道:「至於虎牙,你需要继续想办法回去天界。」虎牙不解的问:「为甚么?」「你们当初说得对。天界将会如何对待我,若不搞清楚我的心里始终有个疙瘩。」纳兰龙咬牙说道:「我甚至怀疑他们是否真的不想理会我这个人。那也好,明白一点说我不介意,反正我想在这人类世界继续生活.但如果好像孔雀一样偷摸摸……我本来就是个人类嘛,怎么忍受这种日子?我一定要跟天界交涉清楚。」「主人跟孔雀明王不同,你早被天界注视,想躲也躲不了。」「所以我要问个清楚明白。」纳兰龙说道:「此外,如果能够借用他们强大的力量……虽然说甚么诸神协定规范了你们不能干预人间事务,但在对付不死修罗一事上应属例外。」龙魔抱著臂膀沉思道:「我更担心天界的异动……事情始终不寻常。正如孔雀明王所说,如果万年以来天界只曾封锁过一次,这趟再次封锁定然非同小可。」「关闭」和「封锁」是两码子的事,关闭只是将虚无天界四道天门关上,南天门仍然能够用符印接通,从而被召唤出来。而封锁就好像如今的情况,整个虚无空间被禁制隔绝了,即使拥有用来启动南天门的符印,发出去的讯息亦如石沉大海。没能打开这道时空之门,天界就像於宇宙中消失了一样。「我们自顾不暇呢!还要顾虑到天界的事?」虎牙说道:「但既然主人这么说,我姑且尝试再用符印召唤南天门。」「或许封锁已经解除了。」龙魔说道:「如果成功的话便向王母传达主人的口讯──我们到陕西去。」虎牙点头,又问:「主人不是要回家,收拾这许多东西干吗?」纳兰龙「啊」的一声,笑著说道:「不死修罗虽然想要取回真身,但他迟迟没有出现,我想他可能另有打算,未必会立即赶往陕西……不知道要在那边逗留多久,当然要带日用品了!我不像你们,日常生活还需要许多东西。」顿了一顿,又想起了甚么:「还要问小兰拿护照……」龙魔皱眉问:「那是甚么东西?」纳兰龙解释道:「我打算循正常途径进入内地,因此需要证件证明我被批准出入境……」虎牙问道:「就像天界符印一样的东西?」「差不多啦!」纳兰龙笑道:「对了!我还要买机票。」虎牙张大了口,半晌才道:「我们用飞的过去不就成了?」纳兰龙摇头笑道:「陕西?好远啊!」「你能够使出『白龙猛吹雪』,应该具备这个级数的仙力。」龙魔在旁边说:「我们自行飞去的话,比起人类的甚么飞机宝贝还要快。」纳兰龙见两人如此肯定,只得无奈的摸著鼻子。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虎牙直飞上云霄,到了新香港的上空,差点没让一架民航客机撞中。看到飞机师透过厚厚的玻璃窗望著自己的震惊模样,虎牙只觉得好笑。「不!如今不是开玩笑的时候。」虚无天界其实是个人工开拓的亚空间,本来甚么也没有,不知甚么时候开始由初神改造并筑起天宫,在万年以前交给天帝执掌後,才成为管治宇宙万物的东方诸神体系的权力核心。虚无天界作为一个人工空间,有四道时空之门连接宇宙各界别,作为出入天界的通道。其中「南天门」是最特别的随意门,除了是个进出虚无天界的出入口外,还在其出口处设定了另一个亚空间──「直接转移区域」。离开南天门後,这个区域可以捕捉神佛的思想,直接把人送到目的地去。天界符印是进出虚无天界的通行证。若无此符印便不被批准使用四道天门,就算神将和神官亦不一定拥有符印,一般的天兵与初级仙女就更不用说了。符印除了是种许可证外,亦是天门的锁匙与及天门的联络工具。天界符印有两种:其中一种是能够把使用者送到南天门前,也就是南天门附设的「直接转移区域」,进入区域之後再开启南天门;而另一种便是向南天门发出要求开启的讯息,南天门会直接打通使用者所在的空间,但为避免引起落後文明不必要的恐慌,天门的设计者作出了设定,南天门只能在高空出现,让人难以察觉。或许这就是人类认为天界真的在天空上面的原因。比较两种天界符印可谓各有优点,前者不用老是飞上高空,後者不用先进入「直接转移区域」。但是虚无天界被封锁了,方知道第一种符印有它的好处──至少能够到达「直接转移区域」的南天门前,不用好像现在一样,非但不能进入天界,套句中国人的说话,连门都没有。人类的科技已经很发达,在高空有许多大型飞机来往穿梭,虎牙发觉在这里打开南天门也不安全,只好选择较安全的地方, 陕西11选5投注技巧便又冲进了较低的云层里面。虎牙从怀里掏出一小面旗子, 陕西11选5走势图上书一道符禄, 陕西11选5彩票网充当著一个发讯装置。他运用仙力试图发动符印, 陕西11选5彩票平台只要他的仙力贯通了符禄,就能启动装置向南天门发出要求打开的讯息。但是尝试了一遍又一遍,始终都不成功。「如果当初带另一种符印出来就好了。」虎牙无计可施,暗自叹息。若能转移到南天门附属的「直接转移区域」,便能看见南天门,然後再慢慢想办法,如今却只有乾著急的份儿。无论如何不甘心,虎牙已尽了全力,再也没有办法,只好收起符印,准备飞往陕西与纳兰龙他们会合。天空忽然闪了一闪,一道雷电几乎劈中虎牙,吓了他一跳。即使躲在云层面,虎还是知道附近的天气:「一片晴空,怎会无端起雷?」身周的空气似乎很是紧张,紧接著又有几道雷电在云层中闪过,虎牙感到磁场极不稳定,心中一惊,霍地转身,只见在云堆中平空出现了一道巍峨的巨大宫门,耸立在一个石台之上。那是一个用白石雕砌而成的两层石台,孤零零的飘浮在云烟之中。底下一层是平台的台基,中间是高若一米的第二层石台,上面有著白石护栏,望柱为云龙云凤纹饰,正前方是一道九级的石阶。这个石台上矗立著一个高十米左右,由两根巨型蟠龙柱支撑的牌坊,上面一个宝蓝色牌匾写著「南天门」三个银字,牌坊上面铺有琉璃瓦顶,顶部两端的黄金飞檐是凤凰形态。顶著牌坊的两根绿玉柱子各自盘缠著一条金龙,牌匾底下、蟠龙柱中间装有两扇巨大的桃木宫门,门上各有九九八十一个黄金门钉,由於此门高七八米,非人力所能打开,系由「鬼斧神工」控制,因此也没有把手和门环。这牌坊在石台中间,两旁还竖著两根白玉华表。当然,建造天宫包括这南天门的材料经过精挑细选,取自宇宙深处一个黑洞附近的星体,名为彩石合金。其他崇拜诸神的民族包括人类,在建筑上模仿天神的风格,选用类似的材料,得其形而失其神,也欠了「鬼斧神工」的先进科技。由於这是一道时空之门,打开了门,穿过去便到了虚无天界,而不是牌坊後面,所以从牌坊後面望过去,本来应是门口位置却是一面石壁,上面是天女散花图。虎牙先前屡试无效,收起符印便要放弃,这时候南天门却突然出现,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,刹那间只能呆呆的望著眼前变化,不懂反应。相比起其余三道天门,南天门在过去很少关闭,由四大天王之一的增长天领天兵把守,凡具符印者皆可自由随意出入。就算在过去二百年,因为第二次诸神协定而禁止一切神魔前往人界,南天门也只是加紧盘查而矣。「里面的人……增长天应该已知道我在这里了?」虎牙心中惴惴,南天门安装了天眼,对於门外的动静,里面的看守者是了若指掌。而且符印只要发出讯息,或有人进入附属的「直接转移区域」,即使南天门被封锁了没有启动,还是有纪录的。南天门徐徐往两旁打开,从里面发放出柔和的光线,那是虚无天界的无量光华,具有洗涤心灵的圣洁之光。虎牙轻轻跃到台基之上,举头望著南天门:「我要向增长天说明一切,新闻资讯请他带我去见王母……就算我不够格,至少也得见一见武曲星君。」南天门已经完全打开,虎牙步上石阶,终於看到门内情景,不禁张大了口,良久才懂得说话:「咦?怎么是你?」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☆纳兰龙在前往陕西前没有再与任何人见面,只在临走前拨了两通电话,跟初恋交待一句,与及拜托孙老头把他们的行动通知孔雀。「龙,要我与你同去吗?」在电话里初恋得悉不死修罗未死,立即问道。相对於易哲他们来说,初恋是知道纳兰龙最多秘密的其中一人,主要因为她的身份和能力,还有就是与纳兰龙的共同经历。「你要上学啊!」「但是我家世代守正辟邪,不死修罗这恶魔留在世上,只会残害我们人类……」「他不是你所能对付的。」「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,蓝眺和秦崎也……」「阿舒只是被不死修罗控制的时候,你已见识过他有多恐怖。如果让他取回修罗身,实力几何级数提升,去到哪个境界我心里也没底。你前去不过是送死,我不想再把你卷进去了。」「不死修罗真的这么厉害?」「听说他是宇宙中最强的其中一人,要有神级的仙力才能跟他作战。」「你有信心吗?」「我把所有都押上去了,因为不死修罗不能不死,否则谁都不能存活下来!」纳兰龙的思绪回到现实,他正紧跟著龙魔在高空急速飞翔。「主人,前面就是了!」听到龙魔说话,纳兰龙抬头望去,果见前面是一幅高地,看地势似曾相识,正是暑假时候前来考察的陕西平凉高地。顺带一提,纳兰龙是和龙魔从新香港直接飞到这里来。龙魔除了懂得隐藏自己的气息外,还可以隐藏从身体释放出来的任何能量,因此避过了解放军先进的空中监测系统。纳兰龙没有这方面的能力,龙魔只好带他以高於民航客机的飞行高度飞行,那里的管制比较薄弱,监察也没那么完善,但还是惹来了两架战机的拦截,幸好在速度上被龙魔和纳兰龙放脱,才没有酿成灾难。纳兰龙的飞行速度已能够追上龙魔,但他还没学会用仙力制造护墙,扑面而来的劲风差点要了他的命。当他们到达陕西,已经是深夜时份,纳兰龙实在筋疲力尽了。「老实说,不休息一晚的话,就算没有不死修罗我也会倒下。」听到纳兰龙的说话,龙魔站在高地上笑道:「主人,结界完好无缺,那是值得庆幸的,但我们不知道不死修罗身在何处,为甚么他还不出现取回修罗身?」顿了一顿,龙魔又说:「据孔雀明王所讲,不死修罗永远不死,主人没可能凭一招『白龙猛吹雪』便把他收拾。我不认为他已被消灭。」「或许不死修罗受伤甚重,需要时候养伤?」纳兰龙揉了揉鼻子,说道:「他拥有不死魂也没用,因为其不死身仍留在陕西这里……人类身体毕竟脆弱,复原力又差,没可能挨了一记『白龙猛吹雪』而不用疗伤。」想到那副身躯本来属於舒桦,纳兰龙心里一阵绞痛。舒桦已经被自己的「最大风雪」杀死,如果不死修罗顶著舒桦的身体出现在自己面前,能否再像上次一般狠下心来对付他?那次所以能够毫不留情地向舒桦发出攻击,当中夹著以为纳兰兰被害的愤怒。想到纳兰兰,纳兰龙心里有点不安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「主人,现在首要是找出不死修罗的真身,我先前已经发现你跌进去的地洞,但里面甚么也没有。」「你感应不到吗?」纳兰龙问:「没有了修罗魂,那副身躯应该不懂得隐藏气息吧!」「我们的仙力累积在真元里面,元神不在体内,那身躯只个皮囊而矣,哪会有能量被释出?」「啊!我忘记了。」纳兰龙揉了揉鼻梁,说道:「那修罗身当然不在山洞里面,否则当日救援队也会发现啦。」「那……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找它出来。」龙魔说:「我对虎牙回去天界一事并不乐观,为了一手准备,早点找到不死修罗的修罗身会较好。」那幅高地是一片黄土,上面有部份地方盖著一层地衣,除此之外连一棵植物也没有。乾燥的北风刮到脸上,使人好不舒服,月色底下纳兰龙看得真切,指著远处一堆倒下来的临时围栏,说道:「在那儿。」龙已经来过这里数次,不用纳兰龙提示也知道。两人走到那儿,只见那堆安全围栏和胶带,大概是被强风吹倒,里面便是那个深不可测的地洞。望著脸色惨白的纳兰龙,龙魔问道:「主人,怎么了?」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──纳兰龙和舒桦的恶梦;邢慧芝、梅玲的死;与及为了追捕他的地煞神;还有不死修罗无意间放出的妖兽所引起的灾难。纳兰龙甚至觉得,相比起自己,舒桦的经历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悲剧。不但最後失去了生命,更要亲手杀死自己最深爱的人,命运把他玩弄个够才肯收手。纳兰龙相信,在摩天大厦的那一场决战,只是舒桦寻死之战。自从那一天被救出来,纳兰龙就没有再回来过,但在梦境里曾多次见到八百年前的情形,因此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「我们进去了,主人。」龙魔的说话令纳兰龙从混乱的思绪调整过来:「啊啊!」「最少也认真找一遍……主人拥有敖玉的千年记忆,应该能够记起八百年前那一场大战。敖玉是用自己的生命去把不死修罗封印,根本没机会选择其他地方,最後的战斗场所便是了封印不死修罗之地。」想到将会发生的事,纳兰龙不太愿意进去,但这种心情龙魔是不会明白的,因此纳兰龙也不作声了。两人跃到洞口上面,然後缓缓的沉进地洞里。此时月正中天,月光加上星光直接射进洞内,感觉不但不阴森,还有一种凄美的感觉。这块不为人知的神魔决战之地,那可歌可泣的悲情故事绝不比任何一个古战场逊色。这个由地陷产生出来的地洞并不是垂直,倾斜的洞壁全是黄土和泥沙碎石,八个学生跌进地洞之後便从上面滚下来,所以受伤不重。他们来到底部,才八九米深,抬头还能够从洞口看见月亮,龙魔却指住另一边说:「从那边下去。」原来地洞还未到底,这里只是一个较平坦的所在,旁边月光映照不到的地方有一道裂缝继续伸延到地底。纳兰龙已经不记得了,因为他被救起後在医院苏醒,便没有再到这里来,所以不清楚个中细节:「原来我们跌进了好深的地方。」「我向附近的人打听过,这里是首先发现六个学生的地方,如果你和舒桦两人也在这里止住跌势,或许便不会破开敖玉的封印。」「这是宿命吗?」纳兰龙苦笑了一下,跟著龙魔从那道裂缝中飞了进去。这个裂缝漆黑一片,纳兰龙从裤袋中掏出一只手表,启动了照明装置。柔和的蓝光照亮了四周,原来是个狭长的裂缝,而且垂直而下。两人终於穿过夹缝,底下的空间远比那道夹缝来得宽敞,抬头望去,黑漆漆的甚么也看不见。「就算我们在第一阶段用滚的,但从上面跌进这里……裂缝有十余米深吧?我和阿舒直跌进来,不死也真奇怪!」「应该是敖玉保护了你。」龙魔说:「一定是这样。」纳兰龙认得这里,主要并非因为他跌进来时观察清楚,而是在梦里出现过不只一次。龙魔看见纳兰龙抬头望著裂缝较宽的部份,说道:「这里应是把主人救出这里的人类强行开凿的部份。」纳兰龙嗯了一声,他在被救出前曾经苏醒过一阵子,隐若有点印象。来到另一边,蓝光之下让他发现地上有一道细小的裂痕。龙魔望了望,在後面说:「白龙剑便是插在这里。」纳兰龙已从龙魔处学会把白龙剑收起──应该说指示白龙剑回到它本来的地方,也就是虚无天界的白龙神殿。白龙剑和其他高等神器一样,拥有极高的灵性,能够接收主人的简单指示和感应主人的需要。虚无天界虽然封闭了,只是不让神魔或其他生命体进出而矣,除非加强禁制,否则神器所拥有的小型转移作用并不受限制。因为得到了白龙剑的认同,所以只要纳兰龙有需要时,白龙剑获取感应後便会自动转移至纳兰龙手中。这种感应是两者灵性的交流,空间和距离都不能阻隔。当然,白龙剑的空间穿梭也有被阻止的可能,但那需要高级的仙术施展禁制,又或者虚无天界再作出进一步的封锁。也有部份神器和宝贝能够藏在神魔自身体内,这要看它的构成材质和制造过程。话说回来,龙魔和纳兰龙二人在这个地底岩洞寻了一遍又一遍,但洞里了碎石砂砾之外便甚么也没有「找不到啊!」纳兰龙颓然坐倒地上,有点晦气的说道:「我们还是在附近找地方安顿好,只要不死修罗进入结界,立即赶来便是。」「当然也是个办法,我只怕有甚么差池,让他先一步找到修罗身,又或者我们在最後的时刻阻止不了……」「龙魔,你到现在还打算把他的修罗身藏起?」龙魔站在纳兰龙身後,说:「不死修罗和他的真身定有连系,无论放到哪里,把它找出来不是难事,除非藏在虚无天界,否则没有地方是安全的。」纳兰龙苦笑了两声,忽然想起一个梦来:「刚才在这洞里有发现裂缝没有?」龙魔指了指上面。「不!我说的是山壁。」纳兰龙想起,在敖玉要把龙魂交给他的那个梦里,开始的时候他是从另一个岩洞缘著夹缝走过来。纳兰龙一跃而起,扑到洞壁重新搜索。虽然早已检查清楚,龙魔仍然陪纳兰龙多看了一遍:「没有。」纳兰龙有点不甘心:「还是那个梦境不真实?」正在喃喃自语间,纳兰龙摸到有些软土与山壁其他地方不同,用手指戮进去,果然挖出了泥土来。「龙魔!」纳兰龙把手指上的泥土给龙魔看:「这里全都是湿土,我试一试挖开来看,可能是被泥土封住了。」说著用双手去扒,给他扒开一大片,在山壁中间有一道一个人宽的裂缝,不知会有多深。龙魔嘉许地望了纳兰龙一眼:「真的通向另一个岩洞吗?」「我记得好像是……不试过不知道,姑且看看可以挖多深。」纳兰龙叫道:「快过来帮手!」但那里只可容一个人通过,当然也只能让一个人作业。「暗龙奥义.牙突!」听到声音,纳兰龙吓了一跳,立即往旁滚了开去,果然一下爆破声响,不少湿土飞溅到纳兰龙的脸上。原来龙魔唤出了贵龙戟,朝那道裂缝使出神技,不但将软土打散,连夹缝两旁的石壁也给他打碎了不少。「下次请先给我提示,你想杀了我吗?」纳兰龙挣扎著爬起来骂道。「主人你看,这里看来果真是一道裂缝。」那个位置已有不少软土被「牙突」击散,现出一个洞来。那洞足有两米深,後面仍是泥墙。纳兰龙抹去脸上泥土,说:「在这里使出神技不太好。」龙魔挽了个枪花,贵龙戟已刺进夹缝中的剩余泥土里,然後手腕一转,把贵龙戟飞快地旋转起来,搅得泥土四溅,效果却奇佳,不消一刻便将泥土全都清走。纳兰龙举起手表,夹缝的尽头果然是另一个岩洞,两人立即走进去。「没错!其中一个梦境里头,我就是在这里苏醒,然後穿过这夹缝到达刚才那个岩洞,然後看见敖玉和不死修罗的决战。」龙魔摊开双手:「但这里甚么也没有?」在手表的蓝灯照耀下,纳兰龙同样地失望。就在这时,纳兰龙脑海灵光一闪,好像从敖玉的记忆中抓到点甚么。龙魔发现纳兰龙脸色有异:「主人,你没事吧?」纳兰龙这时感觉非常奇怪,他的意识很清醒,但双脚却不由自主的来到其中一面岩壁之前,二话不说便对岩壁使出了结晶拳。拳风打在岩壁上,石屑纷飞,岩壁上出现龟裂,然後哗啦一声,全都塌了下来。望见眼前景象,纳兰龙倒抽了一口凉气,蹬蹬退後两步。龙魔刚想问他,一眼瞥见那破碎了的岩壁,却连声音都哑了。

原标题:吉林舒兰市传播链延长至22人、复学年级再“停课” 欧元、英镑、日元、黄金及原油走势预测

,,广西快3官网